首页 邮箱登陆 员工登陆 English
 
 
 
关于合同解除权行使期限问题的探析
发表时间:2019-08-01

关于合同解除权行使期限问题的探析


    一、导读
    本文作者为广东合盛律师事务所胡传超律师。
    近期,胡律师在办理一起民事合同纠纷案件时,就合同解除权的相关问题,引发了一系列思考,尤其对于合同解除权的行使期限问题,胡律师发现在实践中存在较大的争议,其结合我国现行法律条文关于合同解除权行使期限的规定并经查询实务案例,作出以下简要分析论述。

   二、案情回顾
2015年11月,A与B签订买卖合同,由A向B购买一批货物,合同约定价格术语为FOB广州,交货日期为2015年12月31日,逾期交货超过1个月的,则A享有合同解除权(因其他条款与本文要探讨的问题无关,故此处省略)。其后B并未在约定期限交货,期间经A催告后仍未交货,至本案当事人委托时(2019年3月)B依旧未履行交货义务,期间B也没有催告A行使合同解除权。现当事人A要求解除合同,追回合同预付款并要求B承担违约责任。
问题:本案中A行使合同解除权是否存在期限问题?

    三、分析
    (一)合同解除权在性质上属于形成权,不受诉讼时效的限制
    合同解除权是根据解除权人的单方行为使民事法律关系发生变化的权利,在民事权利的分类中属形成权,与请求权相对,请求权有诉讼时效的限制,而形成权不受诉讼时效的限制。形成权的行使期限在性质上属除斥期间,超出法律规定的除斥期间,则该形成权消灭。该结论的法律依据可见于《民法总则》第一百九十九条,“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的撤销权、解除权等权利的存续期间,除法律另有规定外,自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产生之日起计算,不适用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和延长的规定。存续期间届满,撤销权、解除权等权利消灭。”

    (二)合同解除权的行使期限(除斥期间)
    本案中,根据合同约定,自2016年1月31日起,A即享有合同解除权。
    对于合同解除权的行使期限(行使形成权的除斥期间),法律未作统一的规定,而是针对各个形成权分别作出规定。例如,订立合同时存在欺诈、胁迫等合同可撤销情形的,被欺诈、胁迫方行使合同撤销权的除斥期间为一年。又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第一款规定:“依据《中国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的规定,出卖人迟延交付房屋或买受人迟延支付购房款,经催告后在三个月的合同期限内仍未履行,当事人一方请求解除合同的,应予支持。”第二款规定:“法律没有规定或当事人没有约定,经对方当事人催告后,解除权行使的合理期限为三个月。对方当事人没有催告的,解除权应当在解除权发生之日起一年内行使,逾期不行使的,解除权消灭。”
   然而,对于一般的合同解除权行使期限,《合同法》并未作出明确统一的规定,仅有《合同法》第九十五条规定:“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解除权行使期限,期限届满当事人不行使的,该权利消灭。法律没有规定或者当事人没有约定解除权行使期限,经对方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不行使的,该权利消灭。”根据该规定,合同解除权由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当出现法律未规定、当事人亦未约定的情形时,该规定赋予合同相对方一次催告权,催告后享有解除权一方在合理期限内仍未行使解除权的,则该解除权消灭。
    但是,该规定对相对方没有催告的情形下合同解除权的行使期限并未作出明确细化的规定。
    对此,经查阅实务案例,有法院审判观点认为,对于合同相对方未催告的情形,还是应当确定行使合同解除权的合理期限,不能将该权利无限期赋予享有解除权一方,其认为此情形可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第一款规定,即“对方当事人没有催告的,解除权应当在解除权发生之日起一年内行使,逾期不行使的,解除权消灭。”但也有法院在审理同类案件时直接引用《合同法》第九十五条之规定,认为合同相对方未催告的,该解除权一直存在、并未消灭,而未参照上述关于商品房买卖案件的相关规定。
    经查阅最高院的裁判案例,在吴川市海滨街塘尾居委东隅居民小组与吴川市国土资源局、吴川市华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合同纠纷中[案号:(2016)最高法民申1580号],合同相对方逾期十余年未履行合同义务,期间其也未催告享有解除权一方行使合同解除权,最高院认为此情况下,合同解除权不消灭。值得一提的是,本案中相对方也主张要参照合同撤销权关于一年的除斥期间,但法院并未支持。与此类似的案例还可见于最高院审理的河南金河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四川元宇商贸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号:(2017)最高法民申2416号],法院直接认为相对方未催告的情形下,享有解除权一方的解除权一直存在、并未丧失。

    (三)关于对《合同法》第九十五条立法本意的探讨
    分析《合同法》第九十五条的立法本意,合同解除权的设立本在于保护守约方的合法权益,当其因合同相对方的违约行为致使自身合法权益受损时,可行使该解除权。然而任何债权上的权利,都应当有一定的存续期间,否则将会导致社会关系不稳定、经济秩序受到不良影响,如合同撤销权的除斥期间为1年(自发生之日起不超过5年)。
    但应当注意的是,合同解除权与合同撤销权在成就原因上存在差别,可行使合同撤销权的前提为合同双方存在重大误解、一方存在欺诈或胁迫等,该等情形无法在合同中进行约定,何谈撤销期限,正因为此法律才对撤销权的行使期限加以规定,而合同解除权的情形包括预先违约、根本违约、合同目的无法实现等,该等情形系双方在签订合同时便可以预见并进行约定的,故基于意思自治的原则,法律对此并未强加干预,将合同解除权的行使期限赋予当事人之间进行约定。在当事人未进行约定的情况下,考虑到上述债权权利的时效性,法律赋予违约一方催告权,若其催告享有解除权的一方后,享有解除权一方在合理期限内未行使该权利的,则该权利消灭,这也是为了平衡合同双方的权利义务。而在享有催告权的一方未进行催告、另一方又不行使解除权的情况下,说明双方都有继续履行合同权利义务的意愿或者可能性,故解除权的存续不会导致社会关系及经济秩序趋于不稳定化,因此该解除权不应当消灭,法律也不应当强行干预。

    (四)结论
    在法律没有规定以及当事人没有约定解除权行使期限的情况下,如果相对方没有催告享有解除权一方行使合同解除权,则该解除权不应消灭。因此,本案中A的合同解除权一直存在、并未丧失。

    四、法条链接
    FOB (贸易术语)
    FOB(Free On Board),也称“船上交货价”,是国际贸易中常用的贸易术语之一。按离岸价进行的交易,买方负责派船接运货物,卖方应在合同规定的装运港和规定的期限内将货物装上买方指定的船只,并及时通知买方。货物在装运港被装上指定船时,风险即由卖方转移至买方。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
    第一百九十九条  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的撤销权、解除权等权利的存续期间,除法律另有规定外,自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产生之日起计算,不适用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和延长的规定。存续期间届满,撤销权、解除权等权利消灭。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五条  根据《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的规定,出卖人迟延交付房屋或者买受人迟延支付购房款,经催告后在三个月的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当事人一方请求解除合同的,应予支持,但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 
法律没有规定或者当事人没有约定,经对方当事人催告后,解除权行使的合理期限为三个月。对方当事人没有催告的,解除权应当在解除权发生之日起一年内行使;逾期不行使的,解除权消灭。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九十四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   
    (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二)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   
    (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   
    (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五)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


    第九十五条  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解除权行使期限,期限届满当事人不行使的,该权利消灭。   

    法律没有规定或者当事人没有约定解除权行使期限,经对方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不行使的,该权利消灭。




  

 
合盛动态
法律资讯
律师评论